撰寫人|徐湘菱

Edward E. Evans-Pritchard(1902-1973)

  伊凡・普里查(1902-1973)以其在南蘇丹的 Azande 及 Nuer 研究聞名,早期作品呈現結構功能論特色,1950 年後則轉而提倡歷史取向的人類學研究。

生平介紹

  E.E. Evans-Pritchard 在 1902 年出生於英國 Sussex 的 Crowborough,其父 John Evans-Pritchard 為聖公會牧師,母親則是 Dorothea Edwards。他於 1916 年至 1921 年在 Winchester College 就學,1921 年進入牛津大學的 Exeter College,並在 1924 年拿到現代歷史的學士學位(Beidelman  1974;Douglas  1980;蔣斌  1992)。Evans-Pritchard 在 1923 年到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研讀人類學,在 Malinowski 和 C.G. Seligman 門下學習田野工作,而其研究方向主要受到後者的影響。Seligman 夫婦原本受英埃蘇丹政府所託,在尼羅河流域從事民族誌調查,但 Seligman 因病而休息,並推薦 Evans-Pritchard 接續其工作,也因此開啟了在非洲蘇丹地區的研究。他在 1923-1936 年之間調查過 Anuak、Ingessana、Luo、Moro、Shilluk 等族,成為其老師 Seligman 寫作Survey of the Pagan Tribes of the Nilotic Sudan 一書的材料。

  此後 Evans-Prichard 開始從事自己的研究工作,其職業生涯的主要研究地點為非洲南蘇丹地區的 Azande 及 Nuer(努爾)。1930 年以前,Evans-Pritchard 在 Azande 進行總共 20 個月的調查,在此地的研究幫助他完成了其博士論文——The Social Organization of the Azande of the Bhar-el-Ghazal Province of the Anglo-Egyptian Sudan(1927),以及為他學術地位奠基的 Witchcraft, Oracles and Magic among the Azande(1937)一書。從 1930-1936 年期間,Evans-Pritchard 則受蘇丹政府委託在努爾地區陸續進行共 12 個月的田野,當時努爾人甫因反抗而遭到殖民政府的血腥鎮壓,而他秉持著自身作為人類學家的道德責任感,希望能透過自己的工作促成雙方溝通的橋樑,也促成了努爾三部曲的出版。

  取得博士學位後,Evans-Pritchard 先於 1928 至 1931 年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作人類學講師,1932 至 1934 年則轉往開羅的 Faud I 大學(今開羅大學)擔任社會學教授,又於 1935 年回到牛津大學在 R.R. Marett 以及 1937 年接任主席的 Radcliffe-Brown 之下任職非洲社會學講師。1940 年他因二戰爆發而進入軍隊,並曾在衣索比亞、蘇丹、利比亞的 Cyrenaica 等地服役過。Evans-Pritchard 在 Cyrenaica 與貝都因人朝夕相處,而他也利用這段在此參軍的時間搜集了許多民族誌資料,1949 年出版的The Sanusi of Cyrenaica便是相關研究的產物。此外,他亦於戰爭期間在 1944 年皈依羅馬天主教。 1945 年 Evans-Pritchard 退役後,他短暫至劍橋大學擔任人類學高級講師,在 1946 年又回到牛津大學接任 Radcliffe-Brown 的主席職位,直到其於 1970 年退休為止。

作品重點

  Evans-Pritchard 的重要作品包括前述的 Witchcraft, Oracles and Magic among the Azande(1937)、1940 年出版的 African Political System(與Meyer Fortes合編)以及努爾三部曲——The Nuer: A Description of the Modes of Livelihood and Political Institutions in a Nilotic People(1940)、Kinship and Marriage among the Nuer(1951)、Nuer Religion(1956)等,而不同時期完成的作品也反映了其思想和研究理論取向的變化。Evans-Pritchard 早期的作品呈現 Radcliffe-Brown 為代表的結構功能論取向,但此思想根本到了 1950 後卻有所改變,他轉而提倡歷史取向的人類學研究,而批判 Malinowski 及 Radcliffe-Brown 等人的方法論。據其學生 Mary Douglas(1980)所述,他以人為本,重視研究對象社會之人選擇背後的主動性。此外,Evans-Pritchard 更將社會視為一道德體系而非自然體系(蔣斌  1992),而研究社會的人類學並不是科學而是一門藝術。

  在 African Political System 以及努爾三部曲的 The Nuer: A Description of the Modes of Livelihood and Political Institutions in a Nilotic PeopleKinship and Marriage among the Nuer 中,Evans-Pritchard 討論當地社會親屬及政治體制的方式帶有強烈結構功能主義的色彩,他對於努爾人社會結構的探討和詮釋方式為其最為人所知的學術成果之一(Beidelman  1974;Douglas  1980;蔣斌  1992;Moore  2009)。努爾人的社會由不同層級的分支世系群所構成,愈下層的群體關係愈緊密,Evans-Pritchard 認為其為地緣社會、父系的地域性政治體系,並以不同層級群體之成員結仇、報仇的形式來說明努爾人社會分裂與融合的關係。另一方面,他依據努爾人對於時間的劃分方式,將其分別以生態時間與結構時間來闡釋:生態時間以人與環境的關係為依歸,受限於季節及年度周期;結構時間的基礎則為社會結構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涵蓋時間較長,而兩者都是有限的、可預期的。在生態時間中,時間的參照點為努爾人生態周期中在特定時間較為突出的活動,例如收穫、遷徙等。結構時間的參照點則為社會內部人或事件的結構距離,例如年齡組制度、宗族制度中的親屬關係。此外,牛隻則是構成努爾人社會權利義務關係與不同群體互動規則的基礎。

  在宗教和心靈研究方面,Evans-Pritchard 著重原始社會信仰體系的內在邏輯。以 Witchcraft, Oracles and Magic among the Azande 為例,他觀察到 Azande 社會中巫術被視為與不幸事件關係密切。當偶然的負面事件發生時,Azande 人會不斷思考深究此「偶然性」厄運的來由,而巫術則同時是原因也是反制的方式。Azande 人常用毒藥神諭以找出實施巫術的人,巫術具有男系傳承的特性,且是可以被質疑檢驗的,但這並不妨礙巫術在 Azande 社會中的邏輯性。Nuer Religion 一書亦體現 Evans-Pritchard 認為信仰體系本身就可以自成道理的想法,他的書寫強調細節的記述與闡釋,並應以此為基礎再進一步作不同人類社會體系的比較研究。

  到了生涯後期,Evans-Pritchard 轉向歷史取向的研究方法,以他的 Azande 社會研究而言 1937 年的 Witchcraft, Oracles and Magic among the Azande 與 1971 年的 The Azande : History and Political Institution 便呈現截然不同的風貌,前者聚焦於 Azande 信仰體系邏輯的闡釋,後者則將重點放在歷史對於政治體制構成的作用,在歷史變遷的脈絡下探討殖民前後政治組織的發展。The Sanusi of Cyrenaica 一書中也可見 Evans-Pritchard 對於歷史材料的應用,說明 Sanusi 結構的形成與傳統宗教權威之間的關係。他認為歷史與人類學僅在於方法上的不同,但研究目的相同,皆在於解釋社會事實(蔣斌  1992;Moore  2009),而完整的歷史人類學工作應有三階段,依序為民族誌的詳細描述、社會體系內在邏輯之闡釋,以及不同體系之比較。

影響與評價

  Evans-Pritchard 在南蘇丹所留下的豐富民族誌資料,以及其在非洲的田野工作實踐,對於人類學在該地區的後續研究有卓越的貢獻。他對努爾人分支世系群概念和系譜的書寫、研究方式,也為往後相關的社會結構研究奠基。而他在牛津擔任系主任時所推展的歷史取向研究,雖然影響力不及他早期的結構功能論作品來的大,但仍為當時反歷史的英國社會人類學潮流注入了提供了另一個方向,使人類學家們或多或少意識到歷史的重要性,不只關注同時性,也開始注意到人類學的跨時性研究。

參考書目

Beidelman T. O.
 1974  Sir Edward Evan Evans-Pritchard (1902-1973). An Appreciation. Anthropos 69(1974): 553-567.

Evans-Pritchard, E.E
 2001[1940]  The Nuer: A Description of the Modes of Livelihood and Political Institutions in a Nilotic People。褚建芳等譯。北京,華夏出版社。

Douglas, Mary
 1980  Evans-Pritchard. Glasgow: William Collins Sons & Co. Ltd.

Jain, Ravindra
 1973  Obituary: Professor Sir Edward E. Evans-Pritchard. Oceania 44(2): 156-157.

Kenny, Michael
 1973  Obituary: Sir Edward Evans-Pritchard. Anthropological Quarterly 46(4): 233-234.

Kuper, Adam
 1988[1983]  《英國社會人類學——從馬凌諾斯基到今天》(Anthropology and Anthropologists: The Modern British School)。賈士蘅譯。臺北,聯經。

Moore, Jerry D.
 2009  Visions of culture : an introduction to anthropological theories and theorists. Lanham: AltaMira Press.

Srinivas, M. N.
 1973  Obituary : Sir Edward Evans-Pritchard, 1902-1973. Sociological Bulletin 22(2): 321-324.

蔣斌
 1992  〈人文主義的社會人類學家——伊凡・普理查〉。刊於《見證與詮釋》。黃應貴主編,頁216-249。臺北:正中書局。

延伸閱讀

Beidelman T. O.

 1974  Sir Edward Evan Evans-Pritchard (1902-1973)

Evans-Pritchard, E.E

 1937  Witchcraft, Oracles and Magic among the Azande
 1940a  The Nuer: A Description of the Modes of Livelihood and Political Institutions in a Nilotic People
 1940b  African Political System
 1949  The Sanusi of Cyrenaica
 1951a  Kinship and Marriage among the Nuer
 1951b  Social Anthropology
 1956  Nuer Religion
 1965  Theories of Primitive Religion
 1971  The Azande : History and Political Institution

Douglas, Mary

 1980 Evans-Pritchard